關於部落格
我只是选择对自己诚实
  • 264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走入心底最深處的旅程

我其實還未準備面對,甚至產生許多的疑問。而命運就是這點奇妙,許多事情總是在你還未準備好(又或者是我其實一直不願相信承認?)我進入了這個似真似假的情景裏面。


忘了時間過了多久。


在這之前,我和溝通師一直在分享我目前所面對的各種挫折各種心結。當某件事情分享一個段落之後,溝通師問我還有什麽事情是我心裏一直牽挂、在意的?


很奇怪的,我眼前閃過了一堆類似黑色鵝卵石的畫面。


我據實回答。


接著,溝通師引領我繼續去把整個畫面看的更深切。(以下的所看到的每件細節都是老師引領提問下所引申出來的畫面/聲音/感覺...)(我是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經歷的。我沒有被催眠哦~)


那堆黑色鵝卵石是放在一張長方型木桌的一端。桌子旁邊沒有椅子。而木桌下面則有一堆的白色鵝卵石。我的視線接著落在桌子的另一端。另一端上放著一對刀架。刀架上放著一把細長的刀。當下我的直覺告訴我,這是一把日本刀。桌子對面的牆壁上挂著一幅畫框。裏面沒有任何圖畫。
而桌子兩旁則是用木材做成的屏風。類似“井”字形的屏風設計。


老師嘗試叫我往屋外看。看看屋子的形狀。我沒能看完整棟房子的形狀。但卻看見了屋頂的形狀。我也說不出這是什麽房子的屋簷設計。好像中國又好像日本。沒有木梁。沒有雕花。可是卻有點翹起來的尖角。


老師引領我重新回到剛才的房間。老師問我,房子裏面沒有人嗎?我很自然地,看到有一位男人,一位日本武士!!!一位彪悍的男人,頭髮幫著一個類似小馬尾的髮型,身穿著日本武士的和服,就是那種兩肩都有厚厚的“海綿”墊布,左手拿著一把長長的日本刀,走到了桌子旁邊,很有力地說“嗨!(日本話--haik!),接著以日本武士方式半跪了下來。


看到這個畫面,我自己老實說,還蠻驚訝地。接著更搞笑。


溝通師問我,"你人呢?你人在哪裏?那個武士是不是在和你說話?"


我很自然地說,那個武士就是和我説話阿。然後我嘗試去看看自己的樣子。我看到我自己是一位身穿和服,然後頭髮梳得很“蓬”的那種的日本女人~(別問我是不是張得一模一樣。反正整個感覺你看到的畫面就是類似你在夢境中所看到的情節。依稀看到,卻有不是很清楚的那種。)(而且我很清醒,並沒有睡去,並不是在做夢,我可以聽到外面的車聲,冷氣機吹動的聲音。我的意識是清醒的。)


接著,那個日本武士說了一連串嘰里咕嚕的日文。我不懂他說什麽。溝通師要求我去融入那個情節,鼓勵我說,我可以明白的。只要我嘗試去了解。好吧,我再次嘗試融入那個對白中。這一次,我聽明白了。對方有緊急事件等我做決定。可是,我當下的感覺是,我(那位日本女人)並不在乎,也不在乎這件事情多緊急,多重大。我(日本女人)的感覺就是即使天塌下來,我也不在乎。關我屁事的感覺。這位日本武士給我的感覺是,我不認識對方。但是我似乎在一次“相親中”見過對方的“畫像”。(看到這邊,我的感覺除了驚訝,還是驚訝。我怎麽會這麽認爲的??)


在那一“世”裏,我發現我(日本女人)生活在一個富裕,而且也有權勢的家庭裏。而我還和那個時候的父母還有一位伯伯住在一起。不過,我和他們卻沒有交集。感覺就像活在兩個世界裏的人群,他們過他們“花天酒地,快樂”的生活,而我則是“一個人”“孤獨"地生活。不在乎這個世界怎麽了,不在乎其他人,不在乎所有事情。(是不是和現在的我某种程度很像?玉甄說很像我現在的個性。)


溝通師接著要求我把時間點推到我在那一世裏死亡的時刻。我看見自己倒在地上。倒在自家花園的人造小溪旁邊。家裏的女僕經過都沒發現我倒地。溝通師問我死亡的原因,我“感覺”(是一種閃過的念頭)自己是心力交瘁而死。爲什麽心力交瘁而死呢?原因是我在等待一個人,一個了解我的人,一位懂我的學者回來見我。對方答應回來見我,而卻遲遲沒有消息。說著的時候,我從心底湧起了一股悲切的情緒,痛苦起來。當下的我,是那麽的痛,那麽的難過。漫長的等待,沒有一個人懂我,了解我,明白我。我繼續哭,慟哭。那種悲哀,荒涼,是那麽的真實,真切。


然後我以爲我快死了。我看著雪花飄。幾乎把我整個人都掩蓋完了。很奇怪的是,那個時候,我有強烈的体覺。感覺上我的手腳都麻痹了。除了左腳(而回想起來,就是這個部分還沒被雪掩埋)。看著這個畫面,我心想,嗯,我應該都是被雪埋,凍死了吧~ 溝通師問我,那個時候我是幾嵗。我心念一來,我知道,那個時候,我29嵗。突然,我看到了一位男人的身影,穿著灰色衣服,有點像中國的長袖古裝,綁著一粒髮髻,把我從雪地裏拖起來,帶囘一間木屋裏,給了我一碗熱湯喝。這位男人是我傢的男丁。從此之後,我就和對方在一起,但是沒有結婚。他默默地照顧我一直到我80多嵗。我看見我自己的背影,白髮蒼蒼,看著窗外的雪花飃啊飃,一直就以這樣的方式度過餘生。(哇!看著雪花飃到死!)


因爲時間的關係,我第一次的心靈溝通療程就暫時告一段落。從這一次一窺我的某個前世的經驗,除了一個驚嘆,還是驚嘆。我很肯定我自己清醒,我很肯定自己對日本文化並沒有莫名的留戀或喜愛,所以我不可能就這樣編一個故事出來啊!奇妙的經驗。把那一世和我這一世做個對照之後,發現裏面有一些人是我今生認識的,甚至是我身邊關係密切的人。而我有些感觸,原來我這一世經常感覺與人群格格不入在那個時候就已經開始了。等待所謂的“伯樂”肯定我的能力,尋找一個了解我的人,明白我的人,並不止是從這一世開始而已。(之後的幾次療程更讓我體驗到我這一生的負面種子真正由來)接下來的幾次溝通后,也發現了類似“冷漠日本事件”的不斷上演。這樣的不斷上演很可能就是因爲更早之間我所經歷其中一世 “部落大屠殺事件”。)


心靈世界,是那麽的神奇。這趟的心靈之旅是那麽的奇妙。許多事情,因爲前世的因緣,而把這次的負面的種子一世又一世的帶下來。時間到了,就自動地提醒我們前市所發生的種種事件,讓我們不自覺地重新演變相同事件/情節。(這種説法比較佛教,西方國家有的稱之為細胞記憶,也有心理專科醫生稱爲心靈潛意識。)


奇妙阿!也衷心感恩我有這樣的機會,讓我尋回困擾我多時種種莫名事件的源頭。


那扇門打開了之後,好多的真相大白。了解后就有不少的事情已經不再那麽執著,會自然的選擇放下,放開,這是我完全意想不到的結局。隨後的幾次心靈溝通回溯,讓我更加明白自己,清除了不少的疑問,掛礙,也明白自己背負了好多過去不必要的愧疚,逃避。


奇妙的心靈之旅。真的感謝有機會讓我遇上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