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我只是选择对自己诚实
  • 264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潜入河内

,

从踏出机场的那一刻发现,河内郊外,果然真的在蜕变中。抬头看,天色灰灰的,代表着,国家在努力发展中。往左右看,都是一大片空旷的土地在赶建工厂。往下看,一条又一条崭新平稳的柏油路在迎接我们。
 

不知,河内春光是否依然?
 

抵达的时候,正值黄昏。摩多车,脚车,包围着我乘坐的的士车。一大批人穿着工厂制服,越南独有的斗笠帽,恍惚间,有种北京越南交叠的局面,还以为自己时光倒流到了70年底左右的中国。再怎么说,越南和中国都曾经有文化历史交叠的过去。
 

河内老街慢慢伴着夕阳映入的士车镜上。一条条的建筑物整齐排列。想用一栋栋的量词来形容,但是河内老街的建筑物实在比我们常见的建筑物瘦太多了。瘦瘦长长的。怎么都像一条条的感觉比较多。但是每座旧建筑物看起来似乎刚粉刷过,国际品牌的广告板骄傲的悬挂在墙上或竹帘上。一股掩不住的经济蓬勃景象。 
 

抵达旅馆门前。微笑的服务员立即上来帮忙提行旅。有点经过西方文明洗礼的感觉。旅店底层处处可见一大扎盛开的玫瑰花。和酒店外贩卖玫瑰花的小贩一样频密。


越南人睡得早。还没到
9点,店面早就关得七七八八了。溜达在河内沉睡的36条老街中,不难发现另一个有趣的现象。有不少的相同招牌重复出现。每隔一两条街,就看到一家某某旅行社或某某餐馆。细问那家才是正牌的或是总店。答案竟然都是我们是正牌的,别人都是冒牌。似乎是旅行业正在冒起,大家都要来捞一笔快钱。但凡在Lonely Planet里推介的旅行社或店面,都不难看到冒牌出现。实在有趣。


第二天一大早被路上的车笛声惊醒,和昨天隔着的士车听见的声量更为惊人。走在马路旁,还真的有几秒时间回不过神,不懂如何过马路。置身在杂乱的交通状况,其实有个有趣的现象是,你是要过你的马路,摩多或是脚车会自然地以看似惊险也很巧妙地技术闪避你,似乎大家都有共识的,你走你的路,我开我的车。适应了之后,就很容易在这个河内特色之一的马路游刃有余。


河内虽然只有
36条老街,围绕著名剑湖而建,外围则是当年身为法国殖民地的法国建筑物。每一条街都各有自己的特色,例如鞋子街,玩具街,棺材街等等。每走过一条街就有不同的风味。在这些旧建筑当中也夹着不少的现代摩登咖啡屋,骄傲地展现越南新经济。路上也奔驰过最新款的Mini,和一大群的三轮车及摩多车显得分外瞩目。


穿着传统越南服装的姑娘似乎也开始纷纷换上摩登服装。国家经济改革,也造成了他们生活上的巨大变化。游客在他们的眼中也全都是金主。每一项交易全都以美元计算。同一款的矿泉水价格可以差距很大的售价。也许他们正处改革的步伐中,原有的共产文化并未重视服务这一块。对于西方文明国家认为应有的服务,对他们来说都是额外服务,都必须付费才可享有。我想友人碰见的不愉快事件都是因对于服务认知度的差异所引起吧。


但他们坐小凳子喝滴漏越南咖啡啃瓜子的习惯还是没变。不确定半年后重游旧地时,这里会不会已被崭新的冷气咖啡屋取代。原有的中法式情调,会否被保留?这些都是开发中国家所无法避免的冲击吧。


回国飞机上,碰见一大班正要前往马来西亚工作的越南员工。他们都穿着共同的厂家制服,脸上交织着对前途不安与期许的神情。飞机起飞的那刻,有的依然拿着手机大声交谈,愉快地道再见。而另一位姑娘则为了飞机起飞动荡的感觉,忍不住尖叫后又笑了起来。在整个飞行过程,她都不断转头和旁人以越南话大声交谈。


飞机抵达后,旁边的那位男士站起来,回头以福建话对着坐我旁边的男士说,“这位越南小姐一路上一直跟我说话,我都不明白,只能点头。她还是继续跟我聊。”我偷偷地在想,也许所谓的异乡情缘,可能就这样开始。


河内,果然还是不能在河面上看了就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刊登于第34期封神榜)    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